空以澈-。-

安定趴在APH坑底的小白

谢谢你陪着我。
我可能真的有点喜欢上你啦(๑˙ー˙๑) @景濯淋☆放毒搞事小能手

Para mi ángel (架空宗教设定)

正午,大街上几乎空无一人,毒辣的阳光舔舐着这片贫瘠的土地,温暖的颜色并没有给这里添上一丝生机,只是将属于它的灰败颜色照得更亮了些,亮到刺眼,似乎连天主都不愿给予这里一丝一毫的的幸福,甚至连看一眼都不愿意。
一个衣着破败的老太太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包裹,迈着蹒跚的步子缓缓的从街道的一边向着另一边走去,她走得很慢,走了挺长时间才到了街道一半的位置。
远方突然出现了一辆马车,速度很快,老太太虽然看见了,努力的想走快一点,但是毕竟是老人家,眼看着马车冲了过来,她依旧没走多远,反而刚好挡住了马车的路
“死老太婆你在干什么!给我滚开!”车夫不耐烦地吼了一声,猛地一鞭子将她抽开了,马车继续扬尘而去,完全没有一点顾及老太太生死的意思。
老太太死死地护住怀里的包裹,猛的摔在了一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不远处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看到了,他急忙跑了过来,将老太太扶了起来。
“莱恩奶奶,您没事吧?头晕不晕?”安东尼奥焦急地询问着她,同时向着那马车离去的方向啐了口唾沫,嘴里狠狠地咒骂着,“妈的,又是那个教廷狗,以为当上个主教就了不起了!”
“啊?啊,是小安东啊。”老太太使劲睁大了眼睛,看清了来人之后,乐呵呵的拍了拍他,“莱恩奶奶我哪有那么容易受伤啊,你看,”老太太像献宝一样,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包裹打开给安东尼奥看,里面是几块已经碎掉的点心,依稀可以看出它们原来精致的样子,“我好不容易才拿到手的,拿回去给小孙子吃,他肯定会开心的跳起舞来的,来,来,这块你拿着,可别让别人看见啦!”老太太从里面拿出一小块已经碎掉的点心,悄悄的塞到了安东尼奥的手中。
“我要回去啦,小安东也赶快回去吧,免得你父母发现了又要责骂你啦,他们毕竟是教廷的信徒,尊重一下他们,毕竟我们只是贫民,你现在可是贵族公子哥啦,老是跟我们混在一起有失身份呀。”老太太包好包裹,不放心的叮嘱了一下向安东尼奥,又慢慢地向家里走去。只剩下安东尼奥一个人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手里的点心。
良久,他将点心放进了嘴里,缓慢的咀嚼着。甜的发腻,真难吃啊。
“如果可以,我倒宁愿不当这贵族,再说,我父母也不过是欺软怕硬的人,什么破教徒,谁他妈要信这种教。”
安东尼奥是贵族的孩子,在他之前,这对贵族夫妇还有一个孩子,也就是安东尼奥的哥哥,叫佩德罗。他和父母都很疼爱安东尼奥。贵族的爵位一向都是由长子继承,但他的哥哥曾向他承诺过,如果安东尼奥有需要,他一定倾尽全力去帮助他,他的父母也私下给他留了许多财产,他们都希望安东尼奥可以一辈子自由自在的活着,不用受任何拘束。因此,知道安东尼奥私下与平民们来往,四处胡闹,他们都只是一笑了之。
但是有一点,他们决不允许他将这件事泄露出去,“安东尼奥,我的宝贝,你决不能将这种事情说出去,我们家族世代传承的名声不能就这样毁在你的手上,我们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他们曾这样告诫他。
曾有那么一句话,在欧洲,似乎每个人都要信点什么才正常。而安东尼奥的父母则是天主教最虔诚的信徒。他们虽然没有强迫孩子们跟随他们去信奉天主,但是也时常在家里谈起,最终,佩德罗接受了洗礼,而安东尼奥在旁边看着自己的父母和哥哥。他们的脸上充斥着他看不懂的东西,他也不想懂。
看哪,那个主教,装出一副高洁的样子,然而他前几天刚刚以“她亵渎了神明”为由克里姆爷爷家的小女儿抓走,几天后随意的把她的尸体抛在了小巷里。
那边那个教士,砸了安格尔大叔的小店,还把他暴打了一顿,就因为安格尔大叔不小心弄脏了他的衣角。
他曾将这些情况跟父母说过,得到的却是呵斥,“他们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我的好孩子,就算他们做了,也不准说出去。”
等他慢慢长大,他也知道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只有那么几个人做了这种事而已,甚至有非常多的传教士等等在帮助贫民,救济他们,而那几个嚣张的家伙也被判了刑,但是他依旧对于各种宗教敬而远之。
事在人为,或许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一个怪胎,但是他依旧我行我素。也只有跟平民们在一起嬉笑打闹的时候,安东尼奥才会露出真正爽朗阳光的笑容。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安东尼奥就像一束热烈的阳光,尽管并不能抚摸到,但是却也时时刻刻陪在他们身边,给予他们温暖。



千里【成精丹顶鹤x王耀】

自那个人把我带回去以后,我曾试过各种方法想逃跑,但是都被他抓了回来。

在我第67次逃跑未遂后,他终于蹲到了我的面前。当然,是抓着我的翅膀的。

“我说啊,”他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口气里满是无奈,“我又不是不给你吃不给你喝,老那么想不开逃跑干什么?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听得懂我说话。”

我很生气,我觉得自己的鹤格受到了侮辱。于是我毅然决然地抬起头啄了他。要知道我们鹤族是很温顺的,不轻易啄人。【当然,只是因为没人给我们啄,要不然就是我们变成了烤鹤】

他像是没想到一样,慌忙躲开了倒也不恼,继续抓着我絮叨:“你看,你这几天吃我的喝我的,是不是应该回报一下?如果愿意就说是,不愿意就说不是,怎么样?”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我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病了。

妈的智障欺负我不会说人话是不是!!!!!!!!

我又一次愤怒的开始挣扎,大声地叫着。

我跟你们讲我在这里发誓今天不把这个人整死我就去吃烂泥!!!!!!!!!!!

“那以后你就帮我送信啦,就这么说好了,只要你帮我送信,我就送你一片沼泽,鱼又多又肥的那种,就你一个随便吃。”

很好,居然用这样的条件来诱惑我,像我这种有逼格见识广的鹤,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如果同意的话,就把脑袋伸过来。”我照做了。

他咬破了手指,将正在流血的手指摁到了我的头顶上。温热的鲜血顺着我头顶细腻的毛流了下来。“照原来的说法,你这样就算认我为主了。那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耀,以后还请努力帮忙送信啦!”

千里【成精丹顶鹤x王耀】

无cp注意【真的!相信我!】【除了那只私设仙鹤嗯】
其实只是一个突然的脑洞而已
私设仙鹤精
就先写这么多慢慢填。。。
嘛如果把丹顶鹤强行脑补成其他人其实也可以啦?
我会说就只是想写一写丹顶鹤的由来吗!
当然会!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是巧合:(

我原本,只是一只很普通的,甚至可以算得上瘦弱白鹤,在鹤群里非常不起眼,甚至经常受欺负。因此我大多数时候都是独自一人,远远的躲开鹤群,宁愿当一只独鹤。独自一个反而更逍遥自在。
当鹤群从我眼前飞过时,我偶尔也会觉得很寂寞,不过也没什么吧。我只是一只白鹤而已,鹤的一生很短暂,哪有时间去纠结这些呢?
直到我遇到了那个人。
那日我正在一片水泽中捕食休息,预备去下一个地方,一个不慎,却是被驻扎的士兵捉了去,差点变成了烤肉。但是他过来阻止了士兵们的行为。
“平日里未曾少了你们的肉吃,好好的捉什么鹤,倒不如给我,正巧缺一只用来传信的鸟儿,仙鹤那么聪慧的鸟,想必很合适。”他笑着这么说道,清秀面容上的温暖像是春日里的风。
他个子不高,穿着也很朴素,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就那么翩然的站在一群高大粗野的士兵中。
抓我的那个士兵恭恭敬敬的把我绑好交到了他的手里。我挣扎着,想挣开绳子逃跑,奈何绳子很紧,我最终还是被带了回去。
隐约间似乎听到别人叫他什么“耀君”,这大概是他的名字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我这么想着。
就算他长的好看也是坏人。

这个。。。勉强。。。算是我的人设?其实只是我圈名的来源来着。一直很心疼这个被我取名叫空以澈的妹子。愿她早日找回自己的爱。【其实都怪你啦你给人安排的命运好么】

【苏中/露中】采薇

#苏解梗注意#
#有po自己的理解触雷请谅解#
#私设伊利亚#

1. 
在1949年中苏建交之后,王耀曾以游客的身份偷偷的去过一次苏/联,乔装成伊利亚随从的他跟随着那个高大的男人进到一个个军营里去视察。 
在军营中,每个人都在为下一次的战斗而忙碌着,他在这些年轻的小伙子们和姑娘们的脸上看不到对于死亡的恐惧以及亲人逝世的痛苦,他们是那样的朝气蓬勃,像一朵朵顽强的,绽放在炮火中的花朵。每一个人都怀揣着一腔热血,有着誓死捍卫自己家园的决心,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浇灭他们对于苏/维/埃的忠诚与热爱。
 王耀也被这里的气氛深深的感染着,当他们离开军营,来到辽阔的田野上时,伊利亚背对着他,迎着风张开双臂,大声的喊着:“看吧!耀!这就是我忠诚顽强的人民!这就是苏/维/埃!”
这一刻,王耀看着他的背影,竟也盲目的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不会被任何事物所击倒。 
2. 
“耀,这首叫做《采薇》的诗是什么意思?”伊利亚坐在王耀的办公桌前,拿着一张王耀闲时用来练笔的宣纸,困惑的皱着眉。
 在王耀以“促进两国关系”为由的提议下,他去学了中文。不得不说国家意识体确实与常人有所不同,这种极度复杂的语言他学的很快,现在已经能够很流利的阅读报纸,与人交流了。但是对于文言文一类的东西,他一向苦手,理解起来异常困难。
 而眼前这首诗,虽然没有几个不认识的字,但是看了很多遍依旧一头雾水。 
“啊,采薇吗?”因为眼前的这位贵客来访而被上司放了一天假,王耀心情还不错,放下浇花的水壶凑过来看了一眼,用手抚摸着光滑的纸面,慢慢的开口道,“这首诗讲的是一个常年征战在外的男人,他从军队退役,最后带着一身的伤痛归乡返家。不过你看这里,这最后一句,”好看的手指轻轻划过纸上的字句,最后停在了末尾的某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这句话大概的意思就是,他出发时还是春日,归来时却已经是雨雪纷飞的景色,回家的路很艰险,又没吃没喝,虽然征战多年却没有得到任何功劳,不能衣锦还乡,他心里的悲痛没有人可以理解。这同时也是很多军人的悲哀。”
 “心里的悲痛没有人能理解吗?还真是可笑,”伊利亚听完解释,对此嗤之以鼻,“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就已经足够幸福了,何况他的家人也都还在。再说,保卫住了自己的家园不就是最大的功劳了么?”随手将写满字的纸丢在桌上,伊利亚带上帽子向外走去,“走吧,耀,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来看你一次,我可不想在屋里闷上一天。” 这朵东方的向日葵果然还是在光明的照耀下才最好看啊。感受到身上来自阳光的温暖,他舒服的眯了起眼睛。
 但是,他没有看到王耀在听完他言论后的苦笑。 “才不是这样的,伊利亚。”
 “你只是没有理解,他的悲痛啊。” 
“那种一无所得,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感受,是可以逼死一位千古英雄的痛苦啊。”
3. 
被鲜血染红的军大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如同脚下的雪一般洁白的围巾也早已沾满了干涸的血迹。天色阴沉,仿佛下一秒就会坍塌,砸碎这片寒冷而荒芜的土地。 
但是原本应该顶住这片天的人,马上就要易主了。
 伊利亚自嘲般的笑了笑,用拇指擦去嘴角剩余的血迹。他已经被自己的人民放逐了,没有人再需要他的保护了。他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找到自己的安眠之所,等待死亡。 
踉跄着走到了记忆中的那处山洞,勉强扶着墙坐下,将怀中的那面红旗披到了身上。他大口的喘息着,将沉重的眼皮搭下,这位伟大的战士脸上终于露出了疲态。 
好了,现在他终于有时间像一个老头子一样去回忆过去了。
记忆中的那些那些年轻小伙子们都死在了战火中,那些漂亮的姑娘们也已经老去。他们为了苏联献出了全部的青春。为了苏联。为了他。 
可他让他们失望了,付出的最后却没有得到更多的美好,所以他们的子孙来为他们报仇了。 
他想起了耀在离开他的时候眼里的怜悯,“伊利亚,你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会后悔的。” 在他转身离去时,嘴里哼的是什么?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对了,对了,就是这个了。曾经耀给他解释过的诗。 
诗中的那个男人,他的家人看到他归来,哪怕就是他什么都没挣得,也会开心的将他迎回去吧。真是悲哀的幸福,可他现在连这份幸福都不被允许得到了。
 身体越来越沉,眼前只剩下了一片模糊的红色。
 如果这样可以带来希望的话,那么他的消失好歹还有些作用,至少,没有白累一场。 
他最后一次翘起嘴角,右手仍旧死死的捏着红旗的一角。 
“广袤的西伯利亚平原是我的一部分,能死在那里我就心满意足了。”他曾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跟王耀说过这句话,现在,他正静静的躺在他所热爱的土地上,伴随着呼啸而过的风,成为了过去。

 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山洞入口处,面无表情的看着伊利亚的尸体。他与伊利亚一样拥有着紫色的眼睛,米白色的短发,一切都与伊利亚那么的相似。他没有的仅仅是一条白色的围巾。
 良久,他迈开步伐,踩过那面蒙上了尘土,已然黯淡下去的红旗,将伊利亚脖子上的围巾取下,围在了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围巾与他身上白色的大衣格格不入,他却一点也不在意。 
“以前我将围巾借给你,现在是时候归还了,大哥。” 
山洞外,所有的阴霾都已散去,阳光抚慰着饱受战火洗礼的俄/罗/斯国土,似乎什么悲伤都感受不到。
4. 
“诶嘿!捕获小耀!”
王耀刚走进国会大厦,就看到一只大号的白熊扑了过来,脚下一个不稳就被扑倒在了地上,无奈的笑了笑,“别闹了,老年人的腰可禁不起这种折腾啊。” 

“嘿嘿嘿,好久没见小耀有没有想我呀~”伊万装傻,摆出一副我听不见的样子,继续笑眯眯的看着他,就是不松手。
 看着那双紫眸,王耀愣了愣,随即毫不客气的抬起腿踹了他一脚,恶狠狠的说:“起来!开完会了再聊!”
“呜,万尼亚只是想小耀了嘛。”
看着那头北极熊委委屈屈的样子,王耀最终还是软下了语气,“好了好了,等会儿开完会你去我家,我给你做吃的。” 
“he!!!!两位!国际会议马上开始咯!就差你们两个啦!”阿尔弗雷德靠在走廊边的窗台上,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们,伊丽莎白微笑着站在他旁边,手里拿着的摄像机暴露了她的意图。
 “好久不见,阿尔弗雷德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的烦人啊。”
伊万站起身,把王耀拉起来,帮他整理好服饰,不悦的瞟了一眼阿尔弗雷德,向会议室走去。阿尔弗雷德难得没有跳起来跟伊万争论,但也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哝着“要不是亚瑟叫我来看看谁要理你这个该死的熊”一类的话,转身回了会议室。
 王耀没有立即跟上,他看着伊万离去的背影,有些恍惚。
常有那么一瞬,透过伊万的背影,他会看见那个带领他走向希望,名叫伊利亚的男人。
但是他已经成为了过去。而他正在向前。
 “怎么了?小耀?”伊万见王耀没有跟上来,有些疑惑的回过身,向他伸出了手,“走吧,万尼亚还等着小耀开完会做吃的呢。”
 王耀犹豫了一下,快步上前,将手搭了上去,“好,走吧。” 

斯人已逝,无需多想。王耀总是用这句话来告诫自己。但是,总有那么些人,是忘不掉的。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他最终还是将这首采薇送给了那人。是忠告,也是感慨。 
你的悲哀与痛苦,我是知道的。 所以,我不会走上你所走错的那条路。
所以,我永远也不会把伊万认成你。
我会替你,得到你所渴望的东西。
再见。




其实这篇文没有怎么改过且烂尾了。。。。感谢每一位看完这篇渣文的老爷【鞠躬】
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因为只是一个临时的脑洞,里面有很多地方都是极其容易触雷的,而且错误应该不少,如果发现了请一定告诉我,我会改的。
www就这样啦x

一群即将被送走的小狗仔の留念